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崔健:让我在电影里撒野

2009年06月12日07:45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时代周报 作者:谢培

2009年6月12日/总第53
实力派


点击进入“搜狐男人·实力派”,关注更多成功男人故事

 

  2009年6月初,崔健执导了电影《成都,我爱你》其中30分钟的“未来篇”,并完成初剪。他是这部电影的三位导演之一。另两位导演是因《香港制造》而成名的香港导演陈果和韩国知名导演许秦豪。

  做音乐要彻底地让你的个性去释放,而做电影你必须要去考虑别人的个性。电影是个团队的工作。手捧着水,任何一个缝都能把手里的水全放掉。

  中国电影的现状确实有人呼吁。我现在要提到的就是,艺术家的自由是不是文艺的资源?是不是文艺的财富?现在很矛盾。很多人会干涉艺术家的自由。艺术要是变成很具体的、在画好的框框里创作的话,艺术本身的生命力就大打折扣。


  1981年,崔健从外国旅游者和归国学生那里得到Simon & Garfunkel和John Denver的磁带,随后是甲壳虫乐队、滚石乐队、Talking Heads乐队和警察乐队,在听了大量的音乐后,他开始了自己的摇滚乐创作,从《不是我不明白》和《一无所有》开始,一路成为 “中国摇滚乐之父”。

  2006年,崔健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短篇电影作品《修复处女膜年代》,时长7分22秒。

崔健对时代周报记者说,这和30年前自己开始做音乐的状态是一样的:“就像我们当初听音乐听得很多一样,我现在看的片子很多,突然有一天我发现我自己也想通过电影讲故事。”

  2009年6月初,崔健执导了电影《成都,我爱你》其中30分钟的“未来篇”,并完成初剪。他是这部电影的三位导演之一。另两位导演是因《香港制造》而成名的香港导演陈果和韩国知名导演许秦豪。

  崔健将专访地点选在了北京元老级的爵士酒吧CD cofe内,很多年轻人并不知道,这里的主人刘元是崔健音乐上20多年的老搭档。下午4时,整个酒吧内自然冷清得很,崔健叫了一杯健怡可乐,舒服地靠在一张三人沙发上。

  再过两次秋冬,1961年出生的崔健就要“知天命”了。但除了那顶白底红星的棒球帽被洗得越来越沧桑外,他的模样和十年前几乎没有太大改变,这归功于他那张年轻时就比较上岁数的脸。他依旧保持着二十年来每天早上三四点睡觉,下午两三点起床的作息习惯,日程安排得很满,拍片、巡演,借用北京某个楼盘的广告词,可谓“不慌特忙”。他说自己年纪大了,没有年轻人的体力,思考多、动作慢,但“一出击也带着很大的力量”。

  老崔有话说

  时代周报:2006年你执导了《修复处女膜年代》。尽管片子很短,但第一次作为电影导演出现,感觉上有什么不同?

  崔健:我觉得当导演,包括自己做编剧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掌握一个语言平台、方式,你要抽象地表达,而并非只是讲一个表面上的东西。我觉得,电影它只是给你一个说话的机会。你有话要讲,你才能真正地去把握它。我更主要的还是有话要讲,它对于我而言像是一个宣言,特别是《修复处女膜年代》那个短片,说明我可以通过电影说话了。

  时代周报:是否可以说从你开始执导电影开始,电影就成为了你另外一个摇滚舞台?

  崔健:肯定的,这是毫无疑问的。如果电影没有这种功能的话,就不会吸引我做这个事。很多人喜欢电影,主要就是因为它表达的方式非常丰富,它可以通过音乐,也可以通过画面,可以通过文字,也可以通过表演,各方各面的内容都可以综合进电影里头。

  很多人认为电影是一个最高的表现境界,但实际上我并不觉得这个东西有多么高深,也不认为它是高不可攀的,我恰恰觉得这个东西只要你具备了两点:一定的技术加上要述说的欲望,你就可以去掌握它,最起码可以开始去尝试。

  我比较有运气,因为我接触电影圈里的人很多,在开始做这几部片子的时候就可以接触到胶片,甚至还有很好的团队支持我。这是我的运气,但如果没有这种运气实际上也可以做,因为视觉这个东西是每个人都有的。只不过是筹备时间多少,表达的东西有多饱满的区别。拍电影并不是一个必须要受过良好训练才能做的一件事情。

  时代周报:执导电影感觉怎样?

  崔健:很多人喜欢玩游戏。我的游戏就是电影。只不过我把我的喜爱当作一个严肃的事情去做。做个大游戏,而且一做就是一年。

  时代周报:你会给演员去说戏吗?

  崔健:好演员不用说什么戏。你让他多给你一些选择就好。有的时候我也亲自上去说一下戏:“给我另外一种感觉。”导演的工作其实是做一百个否定,完成一个肯定,选择的结果。做音乐和做导演一样,我有很好的音乐家,他们给我很多种选择,好的音乐家是能够在你要求更多的时候还能掏出来给你。好演员的能力和好音乐家是一样的,把角色吃透,做好家庭作业。

  时代周报:后期工作方面呢?

  崔健:剪接和缩混,其实有很大的相似之处。做缩混的时候,所有素材放到一个工作台上,30多轨40多轨,如何最后出来两个声道?这个声音大点那个加混响,这个往前一点那个往后一点。

  电影拍完了做后期,每一个镜头有五六个选择,完了“啪”全部给你放着,前后左右任给你去挑,你怎么给人拿出一个2个小时的东西,或者是30分钟的东西?这个就是你的理性创作。非常累、非常辛苦,但一旦找到感觉的话就非常快乐。

  电影里某一帧中这个眼神多停留0.5秒,就像音乐里一个鼓声延时“当……”,混响长一点或是短一点。每一个时间值都变成了感染观众或是自己的意识载体。


[1] [2] [3] [4] [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昭华)
[我来说两句]

测测你灵魂的模样

测试:2010年你要提防你身边的哪个小人

测试你的智商到底有多高 测完可能会被气死

看你这一生有没有富贵命? 世界上最变态的八大菜

全球排名第十二位的心理测试:荒岛求生

测测你的死穴在哪里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欢迎您注册发言。请点击右上角“新用户注册”进行注册!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