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网站
搜狐 ChinaRen 17173 焦点房地产 搜狗

沈南鹏的风险人生

2009年07月02日21:23 [我来说两句] [字号: ]

来源:搜狐男人

  搜狐男人:1992年到99年,你做了一个比较有风险的决定,很多人在商学院毕业后都会选择常年在华尔街工作,因为在金融危机前那是非常让人羡慕的,全世界薪水最高的,地位最好的,最受尊敬的行业。

但是你在美国待了很短的时间就回国,到外资银行打工,你觉得这样的选择风险系数有多大?

  沈南鹏:50%左右。

  这个感觉是对一个社会,一个国家发展的一个总体的判断。我记得那个时候,第一次想到回国是深圳证券交易所去美国做一个会,我们当时留学生有一批人在华尔街上班都去参加,一下子感觉到国内的整个感觉不一样了,国内需要我们这样的人,我们当时十多个在华尔街上班的,而且经常在一起聚的同学,到后来逐渐都回来了,可能现在是七八十人都回到香港和大陆。

  这个是有风险,毫无疑问,因为你在美国做了一段时间,已经有一点自己的底子,你要换一个公司,然后换到亚洲去,一切都是从零开始,而且都是未知的,你不知道中国到底会发生什么,中国有没有这么多投资银行的机会。

  搜狐男人:你同期出国的同学,或者前后期的同学你是比较早决定回国的吗?

  沈南鹏:我是94年的年初我就有了这个想法。

  当时的整个环境还是在美国拿个绿卡,或者是公民,然后有一个稳定的工作,这个是特别羡慕的,回香港,物价很高,房子都买不起,然后国内刚刚开始有经济腾飞。所以很多迹象不是特别明显。当然现在看,确实那个点应该回来太对了。

  搜狐男人:现在回来都晚了,海归都成海待了,你早回来的就成海皇帝了。但那个时候你的同学觉得你很傻是吗?

  沈南鹏:我感觉我还是会受周围环境的影响,但我也会做一个大致的形势判断,我跟国内的到访的官员接触的时候,很深刻地感觉到国内的开放或者是包括资本市场上的机会可能是一个挡不住的趋势。当时想不到还有民营企业、中国企业在海外上市,但是你能感觉到你能摸到这个脉络,这个事会发生,不知道会怎么发生,但是会发生。

  搜狐男人:但是你会设底线吗?有一些大学生和白领,如果在北京和大城市找不到工作,就先去西部,但我给一个底线,几年内干不好就回来。

  沈南鹏:我想当时是有,当时去香港还有一个英文说法就是辛苦费,你在美国可能一年拿多少工资,你还得多加一点,因为香港的生活条件比美国差,但其实并不是那么回事。

  搜狐男人:所以其实你当时回香港的时候还在同一个机构,同一个单位只是转了一个地区?

  沈南鹏:换了一个公司。其实当时的风险可以被控制,所以我为什么说是50%,因为我觉得不是特别顺利就回美国。我想我毕竟在美国干过两年,干的也是一样的事,回去至少能找到一份工作。

  这个其实对我来讲风险不大,这个可能还是一个判断,你怎么看中国你怎么看香港。

  搜狐男人:那时你是多大?

  沈南鹏:我香港是25岁。

  搜狐男人:那个时候还有很多人想去美国,但这时候你恰恰是回来。

  沈南鹏:其实我到美国去的时候,包括选择去耶鲁的时候,真没有想到还会有作为国内的这种做金融的机会。我当时在想主要重心就是在美国,而且我进华尔街干的第一份工作是做拉丁美洲的股票,整天跟阿根廷、巴拉圭、墨西哥的股票名字打交道,我现在还记得那些公司的名字。

  搜狐男人:还不是做亚洲的?

  沈南鹏:因为当时就是说新兴市场。

  搜狐男人:那时候还不是中国亚洲?

  沈南鹏:对,就是指的巴西、阿根廷。

  搜狐男人:在外企打工的时候应该是年薪百万对不对?

  沈南鹏:百万人民币太少了。

  搜狐男人:那么就是大于一百万。你到香港打工的时候,老板给了很高的房贴,每个月多少钱?

  沈南鹏:每个月九万港币。

  搜狐男人:那个时候是你压力最大的时候,实你并不建议大家这个去上来就拿很高的薪水对不对?

  沈南鹏:这个是关键是自己的值这个钱。

  我当时为什么觉得紧张,我刚到香港我没有看出来我能够真正给公司赚到钱,但是我想这种公司都是理性的,最后你赚不了钱,总有一天公司会把你开了。这个是迟早的问题,公司在某一点上面有一个培养,但是最后是会回归算一笔账。

  另外我感觉是一开始的别看年薪高,其实很多都是很辛苦的活,我记得我刚到香港的时候,前两个月为了赶一个项目,我曾经做过那个项目上最底层的工作人员,工作责任就是说复印文件,然后校对文字,这些活都干过,投资银行就是这么事,我都是一个所谓经理就是干这个事。

  搜狐男人:秘书助理的活。一个耶鲁大学出来的人做这样的事。

  沈南鹏:其实你不是特别理解,你不要看第一年拿了九万的房贴,其实投资银行是很波动的。以前我看到过几次金融波动和危机,华尔街裁人特容易,市场不好裁掉10%,市场好再招回来,所以这个流动性特别大。我记得我离开投资银行的时候,99年的时候,我以前同时跟我进华尔街的人,生存下来的人可能也就20%到30%。

  当然有很多人是自动选择这个活我不干了,但是也有很多人就是被淘汰了,每次就是市场不好就砍。

  搜狐男人:接下来的时间是我们比较关注的,就是已经拿了百万。

  沈南鹏:我刚刚回来那两年很辛苦,的确我对国内我不太了解,因为我就是从大学毕业就去了美国,人家老外以为我是中国通,其实我不是。我又没有在国企干过,我也没有在政府机关干过,除了会讲国语,曾经在中国大学里面待过,从小长大这个文化氛围,其余的真是一片空白,所以就特别着急要建立对中国的了解还有人脉。香港就是确实会给人很大压力,当时就感觉这点工资连房都买不起。

  搜狐男人:生活的性价比还不如现在国内的大学毕业生,毕业之后还能买得起房子,家里给个首付。

  沈南鹏:基本生活就是这样,礼拜一一早八点的飞机去北京,礼拜五最晚的飞机飞回来,那个飞机常常误点,往往到达香港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周末两天里边,至少有一天还得工作,甚至两天都得工作。我在记忆当中就是办公室,回到家里也是上电脑,看文件,就是这样的生活。

  后来几年以后我逐渐好了,因为开始我找到我自己的这个方向了。我自己的长处,我开始积累客户。但是前面几年真的是特别辛苦。

  搜狐男人:我其实觉得是下面我觉得风险很大的,就是已经成为了一个投资银行,那时候你当成什么高级经理?

  沈南鹏:我当时是董事,中国资本市场总裁了。

[上一页] [1] [2] [3] [4] [5] [下一页]
(责任编辑:刘昭华)
[我来说两句]

搜狗搜索我要发布

以上相关内容由搜狗搜索技术生成
昵称:  隐藏地址  设为辩论话题

搜狐博客更多>>

精彩推荐

搜狗问答更多>>

最热视频最热视频更多>>

美容保健

搜狐无线更多>>

茶余饭后更多>>

搜狐社区更多>>

ChinaRen社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