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声演员没有好坏之分,是会与不会。旧社会是靠这个吃饭。如果我的相声不能让我养家糊口,我就改行去干别的。现在由于体制问题,体制内的演员稍微宽松一些,他的艺术可能不能卖票,但是依然可以占有这个位置,每个月领取几千块钱的工资。天长日久他就会懈怠,导致了艺术的尴尬。就是这么简单。并不是需要多么高深的能力才能说相声,恰恰是这样,好汉子不爱干,赖汉子还干不了。它就是一门心理学 。

 
泼在我身上的污水,都是弱智文学
收学生的目的是传道、授业、解惑。我替祖师爷传道。如果敛财的话,可以去挖金矿,谁会去捡废铁?有人说我是为了敛财,我如何如何,我根本不往心里去。相比这些年泼在我身上的污水,以及诬蔑的话,这都是弱智文学,允许不同的人以不同的境界和品位追求自己的快乐,这个我要较真我就活不了了…
[详细]
他无有师徒之意,我有父子情长
不管怎么说,我是师傅。哪怕他没有师徒之意,我也有父子情长,我什么都不能说。因为这十几年也有五六个退出的。我们的最后一份礼物就是不解释、不澄清、不反驳,不再给他们制造任何负面的。希望他们好…
[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