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翻版的《色欲都市》  
      两三个月前有国外的出版社找我谈《穿Kenzo的女人》英文版的相关事宜。我自己觉得这本书之所以吸引到很多的读者,就是因为里面的对白写得很生动,而且那些对白翻译为外国的文字的话,那种味道出不来,因为里面可能很多的读者也看不惯,因为很多的广东话,也有英文,其实是香港很杂的那种语言在里面,也是很生动的、真实的描写这种人她们平常生活的言语、对白。所以我觉得翻译为外国文字的魅力已经消失了。 [详细]  
  女作家想引人注目时,文字上就会堕落  
      很多的作家可能她们很想引人注目的时候,就会在文字上就会堕落。黎坚惠他是我很好的朋友,他写的时装我放心,因为他是很有眼光,我觉得有时候我们追求时尚、时装,不是说这一季流行什么我们就照单全收,因为有时候要有自己的品位,有自己批判去看哪一些是我要的,那一些是不适合我的,所以我觉得消化的过程是很重要的。 [详细]  
  向生活中被忽视的小人物致敬  
      我是比较关注社会上的弱势群体,这个弱势不单指社会上经济贫穷的那些人,我说的这个弱势是各方面的,比如说在性格上、精神上很孤独、孤单,有些甚至是在娱乐圈,永远被忘掉的一些人。也就是说我比较关注那些好象看得见,又好象看不见的东西。我希望我带他们看,也让他们看看,让他发现原来他一直都没有留意这些人物的存在,从我写的文章,希望他们也不一定要喜欢,只是要关注一点,社会上有一些我们视而不见的东西。 [详细]